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站内搜索:

主页 > 检察文化 >

送我回家

发表时间:2015-09-23 16:37阅读数:

 当内勤将案件分到我手中时,一看又是一个聋哑人盗窃案,不禁有些烦心。办理聋哑人案件特别费时间,每次这样的案件都得帮他们找手语翻译,费用还得办案人先垫着后面再报,关键是我们这样的小城市,手语老师很少,只有那么几个,人家还都是兼职的,经常是约一次没时间得等一个礼拜,再加上嫌疑人不好好配合,经常在细枝末结上纠缠来纠缠去,翻供的机率特别大,既耽误时间又影响失效。哎,没办法,看这次又能碰到一个怎样的“难玩对象”。

 带着手语翻译小侯来到看守所提审室,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非常清秀、白白净净的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套在看守所黄马甲下的身躯很单薄,似乎一阵风就能将他刮倒,这就是那个曾因盗窃在安康被判了刑释放出来才五个多月又再次在公交车上扒窃的外地惯犯吗?不是此刻他坐在对面审讯椅上还真对不上号。果然,在讯问中,他一会儿承认,一会儿又不承认,一会儿竟低头不语了,好几次我都想拍桌子发火,但每每看到他那充满恐惧的双眼里藏不住的满眼迷茫,我又忍住了。沉默了许久,我说,这样吧,先不说这次的事了,说说你上次刚出来怎么不到半年又进来了,什么原因?当手语翻译将这个问题转达给他时,他的满眼立刻充满了泪花,沉默了许久,他用手语告诉我,我回不了家,没办法了,我想爸爸妈妈。在一点点的述说中,知道了他上次犯罪是被一个聋哑人盗窃团伙引诱到一个陌生地方参与盗窃,因数额不大,被判了六个月后,很快就出来了,但出来后人生地不熟,加上无法与人沟通,回不了家,曾经沿街乞讨过,也曾给人干过苦力,捡来的半块馒头经常是他的一天三餐,在露宿街头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被一个结识的女聋哑人又带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俩人共同在公交车上分工配合盗窃他人的财务,被抓时那个女的却逃跑了。此刻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一个人都不认识,他很害怕,更加想家了。

 我静静地听着手语翻译断断续续的转述,刚才一刻对他的憎恶此刻竟消弱了许多,也许是我的表情里多了些同情,少了些严厉,他开始供述这次的作案过程,在平静的交流中,我问完所有该问的情况,说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他欲言又止,默默地在笔录上签上名字准备离开审讯室。快出门时,他突然转过身来,做了几个手势,我不解地问手语翻译,小侯说,他说他出来时找咱俩,想要咱俩送他回家,可以吗?我很快点了点头,告诉他,放心吧,我会送他回家的,并将我的手机号抄给他,告诉他,盗窃数额不大,虽有累犯加重情节,但部分赃款已退赔,争取个好的认罪态度,按照《刑法》十九条的规定,又聋又哑的人犯罪可以从轻处罚,释放时让管教给我打这个电话,我想办法送他回家。泪水再次湿润了他的双眼,在他转身擦拭的一瞬间,我分明看到了眼神中那深深地悔意。

 拿到他的判决书时,在办公室日历上我郑重地记下了他的释放时间,他对一个检察官信任的眼神再次在我的记忆中闪过,此刻我的内心还有一份对一个残疾人的怜惜,一份担忧,我期盼着与他的约定,希望这一天早一点到来,并盼望着和他一块踏上回家的路,将他平安地交到父母手中,愿他们不再因为弱势而被利用,不再因为无法沟通而被冷漠无视,更不再因为一时的迷茫而被这个世界抛弃!愿天下所有的残疾人都有一个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