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站内搜索:

主页 > 检察文化 >

东西方司法神比较与所罗门智慧

发表时间:2018-07-24 11:16阅读数:

东西方司法神比较与所罗门智慧
 
       提起中国的司法神,人们想到的是清官包公、狄公等、其中上古的皋陶(音gāo yáo),传说为中国的司法鼻祖,为上古四圣之一(尧、舜、禹、皋陶)。其主张为法治与德政,相传因辅佐虞舜,奉命造狱作刑,且典狱公正,被后世尊为狱神,其生平、言论《史记》、《尚书》皆有详细记载,尧舜禹时期的重大政治措施大多是皋陶谋划的,其从事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全部活动中所体现的光辉思想和伟大业绩,形成了中国上古时期的文化体系,即皋陶文化。皋陶文化主导着华夏民族文化的发展,推动了当时社会文明的进步,奠定起中华大地国家产生的基础。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长期生活在皋陶文化分布的区域及其文化氛围中,在儒家的典籍里,多有尊崇皋陶的论述:“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论语.腾文公上》)。五千年的中华民族文化,赖孔子而传,赖孔子而开。滔滔江河,皆有源头,儒学理论的许多重要观点都与皋陶的思想观念一脉相承,儒学的主流源头当是皋陶,中华法系的思想离不开儒学,皋陶文化亦为儒家所传,为儒家所承,进而发展为统治中国2000年的儒家学派的思想体系,而其法治思想形成现代中华法系的核心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说,皋陶文化是华夏文明的圣火,皋陶是华夏文明的奠基人之一。相对于现代的法治理念,传统的中华法治思想一点儿也不显得落后与格格不入,倒是有一脉相承的意思,例如“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就是“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另外一种表达等等。因此,拿当代的中国法治与大陆法系、海洋法系比较,既显得多有相似,又显得独一无二。
       至于包公、狄公等传奇,可以说是在中华法治思想浸润下优秀的司法官的办案实例,其所审判的一系列大案要案疑案难案,表现出了高超的智慧与司法技巧,尽管这些属于法治技术层面的范畴,但对当代的司法者依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相当于东方的中国法治,现代的西方法治思想来源于罗马帝国的罗马法,以及基督教教义,即《圣经》的思想体系。西方传统的司法神是司法女神,相传是古罗马神话中的正义女神叫朱蒂提亚,是正义的守护神。英语“justice”一词就是来自拉丁文正义女神的名字。在英文中,justice就表示“正义、公正”,justicer表示法官。所以,法官伸张正义是理所当然的。早在文艺复兴时代,司法女神朱蒂提亚的造像开始出现在欧洲各个城市法院。女神仍然沿用古罗马的造型,披白袍、戴金冠、左手持天平、右手持长剑、带着眼罩的女神。为什么要蒙住眼睛?古希腊神话说:天庭上的众神失和,世界处于灾难的边缘。谁来调解仲裁?血气方刚的易受水仙女的勾引,老于世故的却不敢对权势直言。天上地下找遍了,也没有合适的人选。最后,宙斯身旁站起一位白袍金冠的女神,拿出一条手巾,绑在自己眼睛上,说:我来!众神一看,不得不点头同意:她既然蒙了眼睛,看不见纷争者的面貌身份,就不会受诱惑,也不必怕权势。——这就是正义女神的蒙眼布的由来。正义女神前额垂直的秀发代表“诚实”亦即“真相”,而蒙眼闭目,则表示她六亲不认、无欲无求、大公无私,审判要“用心灵来观察”;蒙眼不是失明,是自我约束,是克服直视对象所产生的诱惑,凡事一律按照天平公平称量。正义女神的天平代表着公平,女神用它来衡量每个人应得的东西,不能多也不能少。正义女神的长剑象征着力量和权力,女神用来对付那些社会正义和秩序的破坏者。对于不公不义的人与事,挥剑便砍。造像的背面往往刻有古罗马的法谚:“为实现正义,哪怕天崩地裂”。正义女神是裁判之神,只是用天平衡量诉讼双方提出的证据,哪一方的证据充分就胜诉;哪一方的证据不足就败诉,用宝剑加以处罚。她的职责是“裁断”而不是发现;所以,要蒙上眼睛,避免外界的声响扰乱理智的独立运行。她不会因为看见诉讼双方而有主观上的倾向性,也不会因为受到干扰而难以实现正义。这样,就能对不同种族、阶级、性别的人都能一视同仁、公平对待。相传耶稣诞生在中东以色列加利利河谷附近,哪里当时正是罗马帝国的统治地区,在其传教的年代正义女神的传说应当就是当时的司法文化,而基督教应当说继承和发展罗马法系的传统和精神。因而,现代西方法治思想的鼻祖是罗马法与基督教,至于后来的各种学派以及“三权分立”等等,都是建立在这两座基石之上的发展成果。
       对比东西方的法治理念,人类对自身社会的治理有许多共同的思想,比如“公平”“正义”“平等”“公开”等,不存在截然的对立,东西方的法治理念趋同明显。东方的中国强调法治基础上的“德治”,而西方则强调法治的“裁断”及程序,典型的故事就是《圣经》记载的所罗门审判。
       所罗门是犹太王国的国王大卫的儿子,大卫统一了犹太各部落,建立王国,定都耶路撒冷。所罗门是犹太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也是世界上最传奇的君王之一,其在位时,是古代以犹太王国最强盛的时期,现在人们称赞一个人的聪明才智,常用“所罗门的智慧”这句话来形容。
        传说有一天,所罗门端坐在大神殿里的审判席上,有两个妇女抱着一婴儿上殿来,哭哭啼啼地向他陈述一个案件。
        其中妇女甲指着妇女乙说: “我们二人住在一起待产。我三天前先生下一个男婴,后来,她也生下了一个儿子。今天早上醒来时,我发现怀中孩子已经没有呼吸了,把我吓得惊魂未定。我再仔细一看,这个死婴并不是我亲生的儿子,而是她的,而更加让人气愤的是我的儿子居然在她的怀里抱着。
        妇女甲陈述未完,妇女乙就激动地向所罗门抗辩道: “不,她说的是假话!死去的才是她的儿子,她自己不小心,晚上睡觉时把自己的孩子压死了,现在想把我的儿子抢走。”
       而妇女甲更加激动,大声地说:“活着的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二女争子,吵得不可开交。所罗门沉思良久,突然睁开眼睛,发出一个简短的命令: “拿剑来”。
       甲乙二女大吃一惊,都问: “国王,您拿剑来干什么?”
       所罗门向她们解释说: “既然你们俩都认准这个婴儿是你们的儿子,又找不到别的证据来证明,我想干脆就把婴儿切开两半,一人一半”。
        听到这话,妇女甲当即要晕眩过去,随后失声痛哭: “国王呵,您还是把孩子给她吧,我宁可不要这个孩子了,请不要杀孩子!”
        而妇女乙则恶狠狠地说: “好呵,我既不能得到,她也不能得到,干脆一刀两半,把孩子杀了吧。”
        此时,真相大白。按人之常情,只有亲生母亲才会委屈自己,以保存孩子的性命,于是,所罗门作出了一个千古传诵的判决: “把孩子交给妇女甲,她才是真正的生母”。而狠毒的妇女乙,则受到了法律应有的惩罚。
       这个英明的判决在世界各地流传了将近3000年,使所罗门成为了西方世界妇孺皆知的一个司法正义的守护神。当然,如果用现代法治的原理和观点来看,所罗门这一司法行为显然是大有问题的。他首先是触犯了法律,即违反了法律中 “不可妄杀人”这一条;其次,他的恐吓之所以能产生这样大的戏剧性效果,则全因为妇女甲乙以及全体子民都知道,他手上确实有“切开婴儿”而无须经任何司法程序批准的权力。这种 “法治”,其实还是一种“权力至上”的 “人治”,充其量,它只是一种 “形式法治”。
       但在那个遥远的古代,在那种完全没有事实证据的情况下,作为一个能积极创造条件、克服困难、去实现司法公正的审判官,所罗门的智慧,确实是值得千秋万世的景仰。
       这个案子如果是中国的古代圣贤,应当如何断案呢?
       不管怎么说,对今天的司法者而言,如何熟练地运用司法手段获取证据,揭露犯罪,揭穿谎言,的确需要认真地研究和实践。所罗门审判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那就是成为一个智慧的司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