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站内搜索:

主页 > 理论调研 >

司法实践中职务犯罪自首的认定

发表时间:2017-05-16 10:41阅读数:

司法实践中职务犯罪自首的认定
       (一)在“双规”期间如实向纪检部门交代犯罪事实的行为的认定
       “双规”,一般是指根据党的纪律法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的规定,纪检监察部门接到群众举报或发现问题时,责令身为党员干部的被查处人在规定的 地点与规定的时间内如实交代自己的违法乱纪问题。要认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交代的行为是否成立自首,不能拘泥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向那个机关投案或交代犯 罪事实,关键要看这种投案和交代的行为是否符合自首的立法本意,并要与其进入司法程序和在司法机关的表现联系起来。从司法实践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向纪 检监察机关投案、交代的行为能否认定为自首,应区分不同的情形:
        1、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双规”期间,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交代了纪检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纪检监察机关将其本人和所交代的犯罪事实移交有关司法 机关,这反映了犯罪分子的人身危险性的降低和提高了司法效率。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向司法机关供述时,没有推翻其在纪检监察机关的交代,并且没有逃跑等行 为,愿意置于司法机关的控制之下,接受审判,应当认定为自首。
       2、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双规”后,如实向纪检监察机关交代纪检纪检监察机关已经掌握的问题。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被动归案后,向司法机关如实供述司法 机关已经掌握的犯罪事实,只能认定为坦白,而不能认定为自首。但是,“双规”期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毕竟没有进入司法程序,“双规”不能等同于刑事强制 措施,纪检监察机关掌握了其犯罪事实还不能等同于司法机关已经掌握了犯罪事实,而且其在纪检监察机关的交代还不能称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因此,从 鼓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悔改和节省司法资源的角度,只要其在“双规”期间不逃跑,接受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并最终接受审判,可以视其为自动投案,其不推翻在纪 检监察机关的交代,可以视其为“如实供述”,应当认定为自首。
       3、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投案或被动被“双规”并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或在被“双规”期间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交代了纪检监察机关尚 未掌握的犯罪事实,但在“双规”期间,或移送司法机关期间,或在司法机关控制后逃跑的,这种情形下,反映其不愿真心接受处罚,人身危险仍然较大,而且也没 有节省司法资源,因而不宜认定其先前的行为是自首。然而其逃跑后又能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或司法机关投案,并不推翻先前向纪检监察机关的交代,其行为仍然符 合“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要件,可以认定是自首。
       (二)对办案机关通知后嫌疑人到案行为能否认定为自首
       先来看两个案例:
       案例一:2008年,某市农业综合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杨某与某塑业公司经理张某就采购合同签订及付款方式和张秋香进行商谈后,要求以合同总款和价格做 为付款依据,以实际供货数量和商定的价格算账,合同总款与实际供货价款的差额由佳兴公司扣除增值税后全部给杨个人,以此手段贪污合同履行款11.6万元。 检察机关经举报人举报,掌握了其贪污的犯罪线索,但因为在外地无法联系,故办案人员通过单位进行联系,后主动到检察机关交代了犯罪事实。
       案例二:2010年10月1日,渭南职专会计段某因为儿子找工作托他人办事,向出纳杨某提出欲将该杨经手保管的学生助学款暂借三万元私用,该杨同意并在未 向任何领导请示的情况下私下将三万元公款借给段逢周,该款被挪用时间长达六个月。案发后,办案干警向段某发出传唤通知书,到案后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
以上两个案例在2009年《意见》未公布前均被认定为自首。但《意见》颁后,该两案就可能存在不同的结果。“自动投案”怎么解释,笔者认为在检察机关立案前初查阶段,应当依据检察机关通知嫌疑人谈话的方式,区别对待是不是“自动投案”。
       (一)直接通知。侦查机关口头或者电话告知审查内容,并通知嫌疑人到案,从嫌疑人心理来说,其接到通知后选择去侦查机关,说明主观上有接受调查的主观意 愿,如果交代了办案机关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如果侦查机关没有通知其审查内容,其接到通知后,仍然主动去接受审查,此时可以选择说与不说, 说多说少。如果其到案后能够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相对于告诉其审查内容的情形,认定自首应相对宽松。
       (二)间接通知。侦查机关不是直接联系嫌疑人,而是告知嫌疑人所在单位或基层部门,委托单位或基层部门通知嫌疑人。如果嫌疑人明确知道单位或基层部门是传 达侦查机关的通知要求的,说明具有投案的主动性,如果到案后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可以认定为“自动投案”。如果嫌疑人不知道单位或基层部门 等是传达侦查机关通知要求的,难以证明其具有投案的主动性,一般不宜认定为自动投案。例如笔者办理的一起受贿案件中,受贿人常年被单位派驻外地,如果司法 机关直接去外地带人,一来有可能找不到受贿人,二来受贿人容易逃避调查,所以通过受贿人单位联系让其回到本地,并由单位出面告诉其去检察机关办理其他事 务,受贿人到检察机关后才知道是接受调查,这种情形不宜认定为自首。
       (三)对“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事实的”行为能否认定为自首
       笔者曾经办理过这样一个案子:贺某系某矿务局生产科副科长。2008年9月2日,矿务局准备修复进矿公路时,包工头王某先后三次给予其9.3万元,后在贺 的帮助下,承揽到此项工程。检察机关在调查有关案件中,掌握了贺某有犯罪行为,于2011年3月3日在以证人身份调查谈话时,贺某主动交代了全部犯罪事 实,并写了自述材料。一审法院认定贺某有自首情节,理由是检察机关传唤贺某的目的是为调查落实进矿公路承包合同中涉及工程管理费去向问题,是将贺作为证人 而并非嫌疑人对待,对贺作第一次笔录时,用的是询问笔录,告知的是有关证人的权利和义务,侦查机关对贺是否有受贿行为,当时并不掌握,据此对其判处有期徒 刑3年。县院提请抗诉后,公诉机关认为贺某不具有自动投案情节,其行为不应认定为自首。理由是,根据检察机关出具的侦破情况说明和案件初查登记卡,及 2011年2月23日对贺受贿一案的举报信,均能够证实侦查机关在对贺某调查谈话前已掌握其受贿犯罪事实的线索。根据2009年《意见》第三款规定:“没 有自动投案,在办案机关调查谈话、讯问、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期间,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的事实的,不能认定为自首。”故不能认 定为自首。
       笔者认为,对案件中贺某的行为能否认定为自首,有两个关键词需要理解。一是关于“掌握”的理解。何为掌握:一般指能理解学习材料的内涵和意义,包括认知和 学习。在2009年《意见》中应理解为认知,有关司法机关或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已掌握的罪行,掌握的线索,均应理解为可认知的罪行或线索。在认知程 度上,应理解为有证据可以推断,既可以是单一的证据,也可以是充分的证据。只要有证据推断到这一可能性即可。
       二是关于“线索针对的犯罪事实”的理解,应理解为办案机关对于所掌握的线索所可能指向、或成为的犯罪事实,有经举报反映、初查后部分证据证实、查处后证据 认定为犯罪的可能性即可。这里“犯罪事实”的理解,应当作狭义理解为线索明确指向的具体的犯罪事实,如贪污或受贿等较为具体的犯罪事实。在证据方面需要, 掌握的线索的证据,线索指向,但查清后不成立犯罪的证据。如果交待的是同种罪行,因不属于办案机关所掌握,符合自首的要求,也应当以自首论。
       (四)对单位职务犯罪自首的认定
       1998年《解释》中没有规定单位自首,2009年《意见》对单位自首进行了规定:“单位犯罪案件中,单位集体决定或者单位负责人决定而自动投案,如实交 待单位犯罪事实的,或者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自动投案,如实交待单位犯罪事实的,应该认定为单位自首。”据此,笔者未曾办理过单位自首案件,笔者认为, 职务犯罪案件成立单位自首,除具备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两个条件之外,还应具备“出于单位意志”。
       第一,自动投案的认定。对于单位本身,办案机关无法采取强制措施或者调查措施,也不可能与其谈话,也就无所谓自动投案的时机。所以单位职务犯罪的自动投 案,还是犯罪单位内相关人员(包括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者单位集体决定或者单位负责人决定后派遣的人)的自动投案。只要相关人员在未受到调查谈话、讯 问或者未被采取调查措施、强制措施时,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即是单位的自动投案。
       第二,如实供述的认定。有观点认为,单位犯罪是一种共同犯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系共犯关系,所以投案者除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外,还须 供述其知晓的其他人员的犯罪行为。笔者并不赞同,认为单位犯罪不是共同犯罪,单位犯罪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的行为和意志统一构成单位的行 为和意志,不再存在个人的行为。所以投案者只要能如实供述单位的主要犯罪事实,就可认定为如实供述了。
       第三,出于单位的意志的认定。自首出于单位的意志,有两种表现形式:以单位的名义决定或者以单位的名义实施。前者包括三种情形,一是单位集体讨论决定或者 决策机构讨论全体同意的;二是单位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决定的;三是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决定的。若是直接责任人员决定自首,因其意志不能代表单位的意 志,所以其自动投案,如实供述的行为,只能视为个人自首。